乡土中国

本文由华昊辉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禁止演绎修改。

论校园的乡土模式

说是人生无常,却是人生之常。

——余光中

序言

任何一本著作都是值得去反复推敲的,同它们也需要反复、深刻地阅读。尤其是那些最令人深思的文字是浅层阅读所无法触及的。费孝通老先生所著的《乡土中国》无疑是一本“经典”,是研究中国社会的必读书目之一。先生所做的研究无论对中国还是世界来说都是宝贵的财富。

《乡土中国》完全可以说是中国乡村社会的缩影,我们在生活中所常见的、不常见的中国式问题都能于此找到根源。但终究时间带来的改变是巨大的,费老所著是成于1947年的,距今已经有近80年的时间之久,其中更是跨越了中国现代化发展时期。如同“马克思主义”需要不断现代化、中国化一样,乡土社会也是在不断地现代化着。“中国乡土”的现代化是整个中国社会的发展。中国是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也是历史最悠久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特色的“乡土社会”现在是,未来也一定是我国最为独特的社会形式。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未来的“乡土社会”必将进行巨大的改变,这一点是可以从这近80年中预料到的。“乡村”这一概念可能会在将来进入历史,成为教科书中的“一份子”。而再往后的年轻一代只能在记忆中回望,在书本中畅想,那已经变得虚无飘渺的社会形式以及生活方式。就如同现在这一代代人去领会封建社会的精髓一般。这样的理解必然是困难的,再好的语言表达,也是不能够完全无误地表达出亲身所历的感触。当代中国青年已然再无当年知青下乡的机会(虽当时制度是并非完全正面的,但仍然有其正确性,于此就不再赘述)。有的则是一种对于“乡土社会本质”的“浮于虚表”“嬉戏玩闹”的游览、观望。从趋势来看,中国的乡土社会在逐步地被城市同化,而展现出城市化,现代化的特征。

但不难发现,与其说是城市在同化乡村,不如说它们是处于互相同化,互相融合。直到城市不单只是城市,乡村不只是乡村。终有一日,乡土社会的骨和魂会完全地渗透在现代的社会体制之中。这组文章所写的便是对于乡土社会在我们身边迁移应用的粗浅思考与研究。

但是碍于客观原因,在能力和精力的限制之下,只能做到对于费老所著进行一种“拙劣”的模仿。我仅能结合个人经历而得出带有局限性且过于理想化的结论,尚有许多不成熟、完备的思考。尽管适用范围是极小的,但我也会尽力保证,行文的思考连贯性。正如我之前所述,真正的理论是值得推敲的,而我所写的是称不上完全科学的。

2020年9月15日

乡土本色的延续

要研究中国社会,关系是不得不提到的。这里的的关系不是一种贬义的的关系。而是一种泛指人与人的关系、人与物的关系、人与事的关系……在中国几乎所有事情都可以用关系来说说清楚,而和关系有关的事情又大多说不清楚。探究一个社会变化的根源就是在于寻找其自身变化前后间、与其他事物间的关系。

如果说埃及文明是尼罗河的赠礼,那么中华文明便是源自土壤的赞歌。乡土本色就是在于对土壤的依靠,对于“土气”的维持。费老笔下的乡土社会是离不开土壤的,但是在现代化的进程中愈来愈多的人与土壤的关系渐行渐远——越来越多的农民脱离了土壤、农业的限制,不完全是旧式的小农经济的生产模式。我们与吃穿住行都离不开土壤的生活之间已经产生巨大的隔膜,这是历史进步的趋势。 从近代往现代化的这条路上,农民脱离土壤的限制,脱离只有织耕的生活是必然结果。显然,小农经济的模式已是与当今的生产方式和生产力水平完全地脱离。这种乡村经济是不属于现代的,它的特征、优势却是它脱离时代的原因。生产力是趋于发展的,社会财富也是同样。社会的发展得益于社会总财富增加所带来的社会基础提升,而小农经济的自给自足却是极大地限制了社会财富的增长。我们只能够改变现在已有的生产模式,转向生产更多的社会财富。但是对于传统的乡土社会来说,小农经济却是其根本。那么别了小农经济和“土气”的乡土本色又在何方?

旧时农业的限制很大,收成也得靠天。一片耕地需要大量劳动力的填充,才能产生足够生活的劳动产物。一户人家的力量显然是不够的。就这几户人家世代定居也便成了小村落,而后又开枝散叶继续发展下去。现代机械的发展,让三两人就能够做到十几二十人在过去的劳动量,加之有更加丰富的交通网,更加丰富多彩的城市生活。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渴望“走出去”。当然有“出”必“进”,“走进来”的年轻人也不少,但他们“进来”的目的却是为了让更多的孩子有走出那里的机会,让村庄变得更加富裕。无论出于何种目的,它们的达成都或多或少地都是对“乡土气息”的残蚀。

残蚀是减弱不了的,但它并不是社会进步的全部,城市化的过程,也顺带让“乡土”城市花了,城市化的“乡土”气息并不是物质表现的,而是精神内涵的。哪怕是在远离乡村的大都市,也依旧能够闻到它们的气息,追随它们的影子。

乡土社会与现代社会即西方社会最大的不同是它的社会形式。显然它们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类型,一种是礼俗,一种是法理。礼俗社会和法理的结合在中国古代就是有的。当然现在也是有的,如对社会人起到约束作用的同时有公知的伦理道德和强制的法律,但公知的伦理道德的作用远是无法媲美法律的。但是在由熟人组成的乡土社会中,每个人之前都是熟悉的长长久久十几二十年都是生活在同一个地方,伦理道德反而是比法律要管用的多。也正是如此一般的生活状况,也导致了不同地域的乡土社会的公知伦理是不同的,这一点从大江南北同一时节的习俗可以看出来,但总体又是大体相近的。此外乡土社会中“熟人”社会的特性也已在其他方面出现,并可以由乡土社会的限定,转向全面。

社会生活中,组成要素最贴近礼俗社会的无疑就是学校了。当然此处的学校特指高等教育之下的学校,因为在初等教育阶段学校的学生范围更多的是稳定不变的,也是既定为一个城市、县区、街道的,而高等教育院校确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学校作为社会中的一个特殊机构,它承载着大量的学生。可以确定的是一个中国人至少有九年的时间是在学校度过的 ,且这九年也正是一个人的童年时光。在学校里 ,管理学生的是学校的行政部门,而依靠的更多是“中小学学生守则”,这并不是一门法律,它更多的类似于一种需要学生认同并践行的公知伦理道德。 尽管在校园里最初的分校,分班是“机械的结合”,但一个班级的学生老师不过一个学期就够由陌生转化为熟悉。在校园里社区的单位是一个班级,班级与班级之间就如同村与村之前来说是“孤立”的,也正如费老所说,这种隔膜和孤立不是绝对的。班级之外的私人关系并没有收到这种隔膜的影响。大家在长时间的一直不变的环境中接触,无论老师还是学生,都是在熟悉对方。慢慢地了解“谁擅长做什么”、“谁会做什么”、“谁喜欢做什么”、“谁和谁是朋友”……

这种现象更是可以说明校园的要素是与乡土社会是相近的。这种现象无论从人还是事物都是一样的。大家有着许多共同的记忆、经历,因而在一定程度上大家的价值观都是一定的,知道什么玩笑是可以开的什么玩笑是不可以开的。这种熟悉并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善的,而是千万个日夜的共同生活造就的。

这也恰好地解释了为什么那几次毕业的分离比自己想象的要痛苦得多。我们与学校、老师和同学感情远比自己认为得深沉。

安逸生活

中华民族从土壤中带来出来到是一种对事物的坚持。就像是“土”本身,会一直坚守自己原来的位置一样,中国人对于事物都会有着一种超脱于习惯的坚守。也正是这种坚守,让我们从骨子里偏向于安逸。安逸使我们能够豁达地对待困境;但也使我们偏于不改变。我们会对陌生产生好奇,但我们对安逸的向往,会令想要我们止步不前。 安逸是我们民族的行动导向,也是追求。我们是爱好和平,那是因为我们享受和平所带来的安逸;若有大敌当前,我们也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前抵御敌人,因为我们内心是知晓的如果国不安宁,又何来安逸?我们内心是渴求获得那一份安逸的,无论是自身还是他人,无论是家人还是国家,我们总是希望“我们”是安逸的。

就像是春节爆发的“新冠肺炎”,各行各业的人们都是纷纷涌上前线。为什么大家都能够舍弃,与家人团聚的喜悦和安逸?为什么“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那是因为我们在希望自己安逸前,更希望我们的集体和国家是安逸的。这一点是我们从“土”里带来的,也是我们绝对不会割舍的。从大的说,我们民族最显著的特征便在这里,而往小了说,我们的某些习性也是从此而来。就像偏安江南的南宋。是南宋的皇帝不想收复国土吗?而是其深知实现的困难又加上哪怕不用去收复国土,现在的生活也是足够繁华的。于是面对这样无需去付出就已经足够知足的情况,也就产生了一种负面的安逸。

像是在学校学习,没有考试的压力。明知自己想要去使自己变得更加优秀,明知自己的薄弱之处还有很多,做了许许多多的规划。但是因为并没有阶段性的坚持和一种推动。最后总是容易计划“搁浅”。又如参加活动时总是在最后截至日才会开始行动。

本能对安逸的偏向,就如双刃剑一般,用得好削铁如泥;用不好,自损八千。任何事物都没有绝对的优越性,因为优越本身就是相对的。

后记

《论校园的乡土模式》(下面简称为“论乡土”)是不完整的,因为有很多想写的,但是却没有写上去。就已经构思好的篇章还有“男女有别”、“老师下的矛盾”。一个是针对校园中男女不同之处的分析,以及理想状态下的最佳关系;另一个则是想讲述校园矛盾是如何在老师的调节下解决的。但是写如此长篇的文章远比想象的困难得多,我的能力局限于此。正如序言中所说,这篇作品必然是不完美的。也仅此来记录自己的思考与观点吧。

2020年9月22日

updatedupdated2021-01-082021-01-08
加载评论